第七章 等他先开口


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39小说网 www.ishubao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宁父无语了。

为什么最后总是他受伤:“你刚才不也......”

宁白真见此一幕,心都揪了起来。

怕了怕了。

这两老可别又吵起来。

宁白真连忙打断道:“还是说一说,清江老林的那只老虎,到底出了什么事,为什么你们觉得这件事对我有危险。”

闻言,宁父宁母这才不再闹脾气。

讲起了清江老林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一些事情。

宁父问道:“还记得,今天接你来时候,我们绕路的事吗?”

宁白真点头。

要不是绕路,他可能还看不到那么原始的旷野。

甚至因此,有了一些独特感悟。

对此印象很深刻。

当时他还问了一句为何绕路。

宁父说起了原因:“不是故意绕路,而是不得不绕路,清江老林过不去了,有一只老虎堵在了那里,已经占据了那座老林,那条路已经彻底走不过去了。”

宁白真很是吃惊。

他当然知道清江老林。

清江老林是安平镇非常重要的一处山林。

这座山林,物产丰富。

不只寻常的凡俗用品,更是存在着一些灵物。

安平镇的镇民许多以此为生。

打猎采药,而且还有附近一些城镇的人,也会来此山林。

安平镇从收购山林物资,再到为外地来的人提升生活用品,乃至于山货的加工......

依靠这座山林形成了一套产业链。

宁白真家里也是采购老林里的山货,以此为生。

而且清江老林还是一处重要的交通节点。

从安平镇到其他城市,都要经过那条路。

那条路也因为常年累月的修缮,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基础设施。

清江老林一出问题,安平镇就相当于被拿住了七寸。

宁母说起了一些更为详细的事情:“几个月前,有人说清江老林里出现了一头踏入了修行中的老虎,引来了很多人的围猎。只是没成想,那老虎不仅没有被杀死,反而越来越强,吃了许多人,修为越来越厉害。”

宁家在镇上采购山货,对于老林里的情况比较了解。

宁白真若有所悟。

他的感知很敏锐,宁父一直都有着忧色。

估计就是清水老林出了问题,再加上家里资助他修行,用光了积蓄。

现在家里日常经济很紧凑。

宁父说起了关键:“陆西山组织了好几次猎虎行动,还和周围城镇的人联手,但最后损失惨重,听说已经在请高人了。”

宁远叹息:“陆西山送的礼品,太多了,超过了应有的限度。他显然,想要你出力。”

礼单上面密密麻麻。

从普通的礼物,到一些具有一定年份的灵物。

估算一下,至少值二十几万大钱。

按照大燕王朝的物价来说,二十几万大钱,已经足够购置一个中品左右的灵物了。

这个世界的物价,寻常凡俗物资的价格很低。

货币的购买力很高。

然而一旦沾上的超自然能力,那么货币的购买力就会急剧下降。

宁白真手里还有一个五品化灵之物,金楠木。

那块灵木就是前身勤工俭学。

而后宁家掏空了家底,花费了近二十万大钱购置。

而一瓶作用于锻体境修炼的气血丹,一瓶就要上千大钱。

至于曾经孙奔赔礼的青草丹,一瓶就要成万的大钱。

而孙奔赔礼的那一顿饭,加上两瓶丹药,绝对价值十几万大钱。

这也是当时,宁白真为何直接原谅了对方。

实在是给的太多了。

据宁白真所知,这还是仅限于化灵境界之前。

若是到了灵师层次,所需要的修行物资,大钱就完全失去了购买力。

寻常货币对于那种层次的强者,失去了作用。

那个层次,一般只接受以物易物。

或者是极为难得的灵石,作为一般等价物。

宁白真问道:“我要是离去的话,这些礼品不也要退回去吗?”

宁父点头。

这是当然的道理。

若不退的话,也说不过去。

宁白真道:“那我就更不能走了,家里为我准备化灵,也大概耗空家底了吧,以后彩儿和小天都要修行,这笔钱很是关键。”

宁父摆了摆手,示意儿子不要担心这个:“钱以后还能赚,现在更多的还是要你安心成长。”

宁白真摇头道:“我自己的修行也需要修行资粮,这批礼物还是留下吧。”

宁白真手头上缺钱。

家里也缺钱。

宁白真突破化灵之后,就没买过丹药。

不是他不想买,而是有些囊中羞涩。

宁白真也计算过,以造化根灵化灵后的修行速度,与其花费时间来购置资源,不如自己修行。

当然,若是资源充足的情况下,有丹药辅助修行起来更快。

这些礼品,能暂时解决很多问题。

就算是陆西山的糖衣炮弹,他也有把握将糖衣吃下。

若不然的话,为了有资金开发造化根源灵术。

他要先自己去挣钱了。

若是之前的话,宁白真也许会怎么做。

但现在,宁白真有了其他选择。

他不想浪费时间去赚钱了。

他更想尽快进行一些实验,去抓住之前模糊的灵感。

研究造化根源灵术少不了一些耗费。

总的来说。

还是穷。

张秀娟还是担心道:“钱的事,能慢慢攒,就怕陆西山那个老贼,拖你下水。我要好好问问张红,她说起来还是你姨,怎么还把你往火坑里推?”

宁白真倒是有着觉悟:“陆镇守搞出如此大的欢迎仪式,拿出了极为不菲的礼品。而且从始至终都没在众人之间提过这件事,他做事还算讲究。”

宁白真早就觉得这欢迎仪式,过于热切了。

现在看来,这才正常不过。

原来是有求于他。

而且陆西山,从前到后,都最后的酒宴,都没有用话来挤兑他。

显然就算有所求,也讲规矩。

“而且清江老林的事情,终究关系到镇上的生计,我们家的生计也受影响,若是我力所能及,就是不给这些礼品,我也会出手啊。”

宁白真颇为认真说道。

事关一个城镇许多人的生计。

这时候,要是一走了之,那宁家在安平镇里就几乎社死了。

宁父宁母如何在父老乡亲面前抬头?

张秀娟理所当然道:“陆西山身为镇守,做那么大的官,这些事情就该他做,关我儿子什么事?”

“好了!”

宁远打断了妻子的话:“你看看,你还没有孩子懂事?那老虎几个月就成了气候,要是不早日解决,你觉得他会一直待在老林,不会来镇上吗?”

张秀娟被一直和气的丈夫,忽然的厉色搞得没回过神。

宁远吼了老婆一句。

爽是爽了,就是有点胆战心惊啊。

宁父连忙转移话题,对宁白真轻声道:“这件事你就装作不知道。陆西山要是找你打虎,那也要他先开口,你千万不要提前开口。索性,这几天你就好好待在家里。”

张秀娟听完这句话,脸色好了很多。

宁远说的不错,打虎这件事,就算自家孩子帮,那也要陆西山先开口。

不能自己上赶着往前凑,这个顺序不能搞混了。

和父母商量了一会,拿定了注意后,宁白真从诸多礼品中,挑出了一些低年份的灵物,用于之后的造化根源灵术的研究。
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