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四水河


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39小说网 www.ishubao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这一天,阳光很好,四水河上凉风习习,游人如织,在河中央停着一艘巨的花船,花船上几个花娘正在翩翩起舞,河面上琴声飞扬。

慕鸿飞和南风无忧只有两个人,所以租了一条不大游船,沿着河岸慢行。

此时,两人对坐在船头,焚香煮茶,看起来极为闲适。

看着两岸的景色,南风无忧开始讲自己前些日子的经历。

“我查到武家背后的势力,他们似乎还跟国师府有联系。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叔父,他老人家说这件事牵扯太大,让我先回到京城,暂且不要再去查这些事。”

“这么说你这段时间都不会离开了?你母亲那里有没有说什么?”

南风家原本是四水河最大的漕运帮会,后来南风无忧的父亲被人诬陷身死,就开始没落了。她的母亲对丈夫感情很深,自从丈夫逝世后,就变得另一副模样,逼着南风无忧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为父亲报仇雪恨。

提到母亲,南风无忧忽然变得有些奇怪,她勉强的笑了笑,“母亲那里,有我弟弟照看,暂时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
慕鸿飞奇怪地看了她一眼。忽然关注旁边的香炉来。

“这个香炉倒是有趣,没想到在这样小小的游船上能见到如此精美的器皿,看来这船家的家底很不错。”

游船越划越远,渐渐朝着人少的地方划去。

南风无忧指着前方,说道:“那里有一处水泽,长了很多芦苇,听说哪儿有一种白色的鸟儿,会学人说话,不如咱们去瞧瞧,看看能不能见到那种鸟儿?”

南风无忧口中可以说人话的白色鸟儿,名叫吽鹭。早在清江镇的时候,慕青枫曾经捉了一只,送给慕鸿飞玩。可惜这种鸟儿养不熟,喜欢啄人,养了没多久就逃走了。

慕鸿飞对这种鸟儿没兴趣,不过看朋友兴致勃勃的模样,并不想扫兴,点头同意了。

船越走越远,渐渐再也看不见人。

船夫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,四周只有风,以及随风摇摆的芦苇荡。

慕鸿飞站了起来,眼睛看着南风无忧,平静地问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可是,话音刚落,她便感到一阵眩晕,余光瞥见不知何时熄灭的香炉,心里瞬间了然。

南风无忧伸手扶住了即将倒地的慕鸿飞,眼里闪过挣扎,却什么也没有做。

船舱里走出来两个人,为首的是先前打扮成杂役的南风博,船夫跟在他的后面。与先前不同,此时两人身上气息大变,带着一身浓厚的血煞之气。

“无忧,把她交给我!”

“叔父——”

南风无忧没有动,一幅犹豫不决的模样。

南风博怒了,冷声质问,“怎么,你想违抗我的命令,想想你的父亲,还有你的母亲,他们何其无辜,你要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背叛南风家吗?”

“我没有!”

南风无忧立即为自己争辩,“我不会背叛父亲。可是,叔父,我只有这一个朋友,请您无论如何不要伤害她!”

她目光诚恳,几乎在乞求。

“大小姐,成大事者,不拘小节。咱们南风家有那么多人,何必找外人做朋友呢?”

船夫是南风家的旁系,因为本事不俗,曾在当初南风家遇难的时候立过大功,被南风博视为亲信,地位甚至超过了南风无忧。

船夫说完,也不管南风无忧的为难,直接走上前,要将她怀里的慕鸿飞夺走。

铮——

一道金光从慕鸿飞身上飞射而出,瞬间击中船夫的眉心。

这场变故发生的太快,在场两人都没有反应过来,就看到慕鸿飞身形翻转,跃了出去。

“你——”

南风无忧一脸的不可置信,“这不可能,你怎么会没事?”

“我把你当朋友,你却背叛我?”

慕鸿飞又气又怒,却也知道现在形势比人强,不是找她算账的时候,当务之急,是尽快离开。

这些人费尽心思算计她,肯定不会只有这些手段,她现在只有一个人,对上他们多半讨不了到什么便宜,甚至还会吃亏。

可是,这里到处都是水,想要离开并不容易。慕鸿飞捏碎了腰间的玉佩。

这是慕青枫给她的护身宝物,关键时刻可以救命。

芦苇荡中划过来两只小船,上面各自有七八个人,他们手里全都拿着兵器,虎视眈眈地看着她。

“只要你乖乖地跟我们走,我保证他们不会伤害你。”

南风无忧站在船上的甲板,大声的喊。

与此同时,其他的人早已经将慕鸿飞围城一个圈。慕鸿飞的武功虽然不错,但是她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。

她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想要找到离开的方法,越往深处,是看不到头的沼泽和淤泥,她没有船,也没有落足点,只怕走不了多远就会这些人追上。

不远处,南风无忧还在劝说,旁边南风博已经在悄悄对手下发出攻击的命令。

慕鸿飞平日里出门几乎从不携带兵器,但是她有一条白色软练,是琼花房的独门兵器,白练轻巧坚韧,上面还有毒刺,其中一端系着一只金色的铃铛,滴溜溜地发出古怪的声音,让人听了头晕目眩。

河面上,水波荡漾,一只白色的鸟从芦苇中飞了出来,扑扇着翅膀飞往天上。

一把长剑横斜而出,被慕鸿飞白练缠住、轮飞出去,同时将小船上的人打飞了出去。

嘭!嘭!接连几声,传来落水的声音。

除了南风无忧和南风博的武功不错,其他的人武力平平,并不能对她造成威胁。

慕鸿飞纵身一跃,跳上小船,脚尖挑起一把长剑,对着船上了人砍了过去。她的剑去势凌厉,势不可挡,一剑抹去了两个围攻之人的头颅,然后反手剑刺向身后。

“噗嗤!”一声,捅进了身后之人的胸膛。

她将白练系着一枚金色的铃铛的一段扔了出去,打在水面上,又收了回来,上面沾染了无数的血热,还有河水。

白练水火不侵,且刀斧难伤,一出手就废了对方将近一成的爪牙。

小船上的人死的死,伤的伤,全都被慕鸿飞扔了出去,她找到一根长长的竹竿,踩着小船,向外面划去。

乐文

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