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 兵不厌诈


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39小说网 www.ishubao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脸黑如墨的姜远,不住的打着哆嗦:“完了,原以为能发上一笔,现在麻烦大了。”

“那几个士子拿到的东西,与面前的题目,根本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。”

“事关这几个人的前途,他们这些寒窗十载的士子,岂能就此罢手?”

“若他们一怒之下,不计后果的将此事捅出去,那就彻底完了。”

方才还做着万人拥戴、就快坐上太子之位美梦的姜远,顿时又开始颤抖了。

正当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另外一边突然传来了姜桓的暴吼:“来人,将此人拿下。”

“当众夹带,你把春闱和大宣的律法,当成了什么?”

“将此人押入大牢,但春闱结束,一并斩首示众。”

接着,一个年轻的声音,就哭着喊着的,被姜桓身后的护卫拖了出去。

胖子又是一阵猛烈的哆嗦,完了,一旦此事漏了,本王定然也是这般下场。

不行,绝对不行,这几个人必须要死,也只有这样,才能保住本王的小命。

电光石火间,想好退路的姜远,绿豆大的眼睛里,顿时曝出了带着杀意的寒芒。

不是你们死,死的就是本王,要怪就怪你们命苦吧,姜远森然。

嘱咐了护卫接着盯着那几个人后,姜桓则轻手轻脚的,来到了不远处的姜铠面前。

姜铠的神态很沉着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,姜桓朝纸上看了看,这才满意的悄声离开。

第一天的考试,很快就结束了。

但按规矩,贡院一经封闭,任何人不得出入。

累了一天的士子们,只能缩手缩脚的窝在考棚中,等着下一场考试的到来。

而身为考官的姜桓和姜远,也没有外出的自由,只能眼巴巴的等着明天的来临。

也不知什么时候,正当姜桓睡得迷迷糊糊时,在考棚中巡视的护卫,突然冲进了房间。

此人的样子十分急迫,也顾不上什么礼仪,直接摇醒了睡梦中的姜桓:“王爷,出事了。”

姜桓猛然惊醒:“怎么了?”

护卫的语速快的不行:“那三个士子死了。”

姜桓顿时感觉睡意全无:“说清楚,哪三个死了,是不是跟涂达茗有勾结的哪三个?”

护卫摇了摇头:“是另外三个。”

姜桓脸色瞬间阴沉:“怎么死的?”

护卫叹了口气:“仵作还没赶来,不过据属下判断,应该是中毒。”

“事情就发生在我等换班吃饭的一刹那,根本来不及防备,请王爷恕罪。”

中毒,又是中毒,姜桓冷哼:“本王若没记错,当时杨佑川,就是被人毒死的。”

“杀人灭口,原本本王还有所怀疑,现在看来,此事定与姜远有关,没跑了。”

马上,姜远的声音,就从门外钻了进来:“逍遥王,说话可要讲证据。”

“你说此事与本王有关,证据何在?”

“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,看在春闱的份上,本王身为主考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
“若是放在往常,本王非要启奏父皇,治你个诬陷之罪。”

心情本就不爽的姜桓,不禁冷笑:“启奏父皇,你要真有这个胆子,那就好了。”

“不信咱们就试试,看看父皇知道以后,会不会严查此事,还你个公道?”

姜远嚣张的脸,顿时垮了下来,若此事真被姜无界,定会严查到底,他岂能占半分便宜?

事到临头,姜桓也懒得再说废话:“命所有护卫,守住考棚各条要道,不可再出差池。”

姜远背着手,十分嘚瑟的、哼着走了调小曲,离开了姜桓的房间。

若非事发突然,本王准备好的“奸细”,今晚就会在城中出现。

你就好好享受着最后几个时辰的吆五喝六,处理了他们,接下来就是你了,姜远暗道。

三名士子的死,引发了不小的轰动,但不到一个时辰,此事就此烟消云散。

春闱还有一半才能结束,鬼才有时间,去管这些陌生人的死活。

转过天来,气氛依旧,同样的压抑而严肃的环境,同样的跟之前没有一点共同点的试题。

还有一个更大的共同点,就是被监视的三个人,还是一通胡编,写出的东西狗屁不通。

这一天还算平静,再没有任何突发状况发生,直到春闱结束的钟声响起。

钟声响起的一瞬间,姜桓断然下令:“立刻将监视的三名士子,通通控制起来。”

“稍后将他们悄悄带到这里,本王要亲自审问,事关重大,切不可惊动旁人。”

至于主考官姜远,解决了麻烦的他,已经回宫找姜无界复命去了。

看着眼前这位年轻、面容严肃的副主考,本就心里有鬼的三名士子,都紧张的手心发湿。

姜桓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,一直到三名士子的腿肚子开始抽筋,他才有了动作。

他缓缓的从桌上抽出三张写满字的白纸,轻轻的晃了晃:“三位,这是你们的大作吧?”

三人伸着僵硬的脖子看了一眼,这才狐疑的点了点头。

姜桓突然换上了张笑脸:“能来京都参加春闱,你们应该都是各自家乡的才子吧?”

三人虽不明就里,但见才名满天下的逍遥王出言褒奖,他们皆是十分荣兴的点了点头。

不想姜桓脸色一变:“身为一方才子,竟写出这般狗屁不通的东西,真让本王开了眼。”

“识相的,赶紧说清楚情由,本王说不定还能网开一面。”

“说不出个子午卯酉,本王只能认为你们是冒名顶替,这是什么罪,你们应该很清楚。”

三名士子中的一个,双腿一软,直挺挺的跪了下去:“王爷,学生就是本人,不曾冒名。”

不曾冒名,姜桓一把将试卷仍在地上: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下跪的士子心头一惊: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
姜桓冷然道:“是有人将题目事先透露给了你们,而你们也信以为真。”

“可不想陛下临时变换了考题,但喝了十多天花酒的你们,脑子早就没了别的东西。”

“事到临头,这才胡编乱造,写出这等狗屁不通的东西,你们说是也不是?”

眼见姜桓什么都知道了,三人也只好低眉臊眼的道:“正是如此。”

姜桓突然又换了一副面孔,他幽幽的叹了口气:“你们搞成这样,如何跟开阳王交代?”

三人又是一愣:“王爷,您怎么知道是开阳王……”

心中暗道果然是你的姜桓,轻轻的摆了摆手:“你们不知道,本王与开阳王私交深厚。”

“他早就将你们的情况,都告诉了本王,只不过你们不知道罢了。”

“你们放心,虽然你们写出来的东西稍有微瑕,但本王必定会让你们金榜题名。”

眼见方才的事,都是一场虚惊,就连副主考都是自己人,三人顿时放松了下来。

姜桓见火候到了,才慢慢的说道:“但你们写成这样,本王也要给开阳王一个交代。”

“这样,你们将事情经过,原原本本都写出来,本王代你们交给开阳王。”

三人却都不是傻子:“王爷,这不太安全吧?”

姜桓呵呵一笑:“由本王坐镇,你们怕什么?”

“你们不愿意就罢了,至于日后开阳王追究起来,那就别怪本王没提醒你们。”

他这话说的含糊,涂达茗究竟会追究啥,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但是开阳王三个字,却把三人都吓得不轻,想了想后,三人终于拿起了面前的毛笔。

纸上的内容,和殷红的手印,让姜桓轻轻的笑了笑:“兵不厌诈。”

“涂达茗,一切都到此为止了。”
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