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章 组织的筹码


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39小说网 www.ishubao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听完琴酒的话,增山远表面上神色没有任何变化,实际上内心已经泛起了惊涛骇浪。

他在群马县卧底的时候就已经查到了他姐姐的确是池田松抓的没错,但是将她姐姐送检,裁判所的审判,以及监狱里无数次拒绝她姐姐重新检验DNA的请求,这一切的一切更明显背后都有比池田松能量更大的人操纵。

后来随着增山远取得了池田松的信任,他一点一点的接触到了这个案子的真相,知道了池田松是连接笛口家和三原家的纽带。

三原家帮池田松是因为池田松“破获”了连环绑架案,找到了绑架杀害三原家小公主的犯人,三原家投桃报李。

而笛口家呢?

增山远调查的时候发现双方一开始没有任何利益关系,笛口家就好像是凭空出现要帮池田松上位的,这一点非常奇怪,要是池田松早就认识笛口家的人,还会只是一个警部吗?

再加上增山晴当初明显不正常的判决程序,所以增山远才会怀疑笛口家的人就是连环绑架案杀人案的真凶。

只是增山远的怀疑并没有直接证据,更不知道具体是笛口家的谁动的手,现在琴酒直接告诉他,凶手是笛口晟的儿子笛口川弥,增山远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怀疑,而是有些相信了。

增山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他知道现在自己之所以会相信琴酒的话,是因为先入为主的影响,在没看确切的证据之前,绝对不能轻易的下结论。

琴酒那边在看到增山远能这么快的冷静下来,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。

组织那边拿到的增山远的档案是警视厅保存的那份,也就是增山远为了去群马县卧底,公安那边配合搞出来的假档案。

上面的信息半真半假,有关增山远自身的能力都是真的,身份信息却都是假的。

但是组织的能量不是一个笛口家能比拟的,笛口家挖掘不到的东西,在组织这里却不是完全搞不到的。

增山远那份名为诸伏远的档案实在太优秀了,于是琴酒动用了一些手段,挖掘到了增山远的真实身份。

但也仅限于此了,毕竟公安也不是吃素的。

不过对组织来说,有增山远的真实身份就已经足够了。

他们很快就锁定了在东京开宠物店的增山远,并让宫野明美去卧底,看看增山远是不是真像档案中记录的这么优秀。

随着灭门案,坠楼案接连被侦破,组织通过宫野明美得以确认了增山远的优秀。

但是琴酒对宫野明美的能力并不放心,这才有了第三次测试。

琴酒出手策划了一起雨夜杀人,让伏特加将计划交给平田三郎。

然后增山远还是完美解决了这起事件。

至此增山远的能力得到了琴酒的认可,于是琴酒开始动用了组织的关系,调查了一下当年的连环绑架案。

知道了增山远的真实身份后,增山远去群马县的目的就是摆在明面上的,组织自然会从这方面下手。

组织这边很轻松的就查到了增山远和池田松之间的仇恨,同时知道了增山远去群马县的原因。

然后组织继续深入挖掘,同样找出了笛口家和池田松的不正常关系。

顺着这条线,组织继续调查,最后他们查到了一件事,那就是每次发生女孩绑架案的时候,笛口晟的儿子笛口川弥总在群马县。

虽然没有其他证据,但这个应该也已经足够了。

掌握了这一线索后,琴酒就在等增山远和宫野明美摊牌的这一天。

按琴酒的想法增山远如果能杀掉宫野明美那是最好的,如果他没有下杀手,这就表示增山远还不够冷血,还在信奉着警察那一套,为此琴酒也给他准备了一份大礼。

“怎么?增山远,你不相信绑架案的真凶是笛口川弥?”琴酒面无表情的问道。

“证据呢?”增山远反问道。

琴酒随手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增山远,增山远打开文件快速浏览了一遍,上面是连环绑架案发生的时候对应着笛口川弥所在的位置。

每一次有绑架案发生笛口川弥都在群马县。

只要这份文件上的内容都是真的,增山远就能百分百肯定绑架案绝对和笛口川弥脱不了干系。

“文件的真实性你可以随便调查,绝对没有一点错误。”琴酒淡淡的说道。

增山远没有回答,只是把文件装进了口袋。

组织轻而易举的就查到了增山远废了两年功夫都没能查到的东西,至此增山远对安室透提议的驱虎吞狼已经完全认同了,他深吸一口装出一副纠结的表情问道:“无功不受禄,你们要我做什么?”

“不急,我们还有一份大礼送给你,这是最近公安内部的一些资料。”说完琴酒又把一份文件交给了增山远。

增山远接过文件脸色大变,上面赫然记录了最近公安内部对笛口一家的暗中布控,这说明公安内部也是有组织的人的。

不过从布控的详细程度来看,这个人的身份地位应该不高,离他和安室透都差一大截。

但这也是很可怕的事情了,谁知道公安里面除了这个人以外,还有没有其他暗线?

琴酒看到增山远变了脸色,嘴角微微上扬:“看起来你很惊讶?”

增山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控了,不过好在琴酒并不知道自己在公安内部的身份,这一点增山远可以肯定,这是对他同事的信任。

“我知道,你跟公安达成了某种协议,这才会配合他们的行动去群马县警署卧底。

但实际上公安不过是在利用你,你应该觉得害死你姐姐的凶手就池田松吧?然而公安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池田松背后的笛口晟。

他们早就知道你姐姐被害的真相,却一直在蒙骗你,增山远,你不应该相信他们,你应该相信我们,能帮你报仇的只有我们!”

增山远不得不承认,琴酒一番话说的极具煽动性,要不是有关笛口家的事情是增山远自己查出来的,说不定他已经信了琴酒的话。
上一页 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举报章节出错